闲话马艺术品:马到成功
旗开得胜  马与人类的联系十分亲近且由来已久,历史上很多文明艺术产品都是以马为体裁的。跟着时代消逝,这些艺术品成为了文明保藏范畴备受喜爱的目标之一。在绘画、瓷器、玉器等各大艺术品类别中,咱们都可以看到与马有关的创造。  马是绘画艺术中的永久主题。自古以来,中外名家纷繁将马作为重要的体现目标。马是人类日子中的忠实伴侣,这也使得马成为人类重要的精力寄予。无论是奔马、立马、走马、饮马、群马,画家都赋予了它们充分的生命力,让它们传递出百折不挠、一往无前、发奋进取的精力。其间,徐悲鸿无疑是最为公认的画马大师。  徐悲鸿画马,可谓有感而发,尽抒胸臆。他将情感倾泻其间,并将这种情感化作一种精力,以马为载体体现出来。他笔下的马从来不戴缰辔,极力突现其自在豪放、桀骜非凡的风韵,表达自己对自在、力气的赞许和歌颂。徐悲鸿从1930时代探究出大写意马的笔法,至1947年已是轻车熟路、信笔挥洒。对他来说,翰墨已是非必须的,他多在画中寄寓一种心里感触,这种感触来源于他这个爱马之人多年来对马的调查、写生,来源于对时局的重视,来源于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,来源于一种在磨难中顽强拼搏的力气。所以徐悲鸿晚期的奔马画作反映出来的精力内涵更为丰厚,是他大半生所凝集起来的精力力的合力。在2011年北京传是的拍卖会上,他的《五骏图》立轴以4600万元成交。画中绘五马于江边饮水,三聚两疏。五马外形各异,白马、黑马、棕马、花斑马均列其间,或垂头深饮,或回头瞭望,或远处奔驰,虽处不同地步,亦彼此关心,心灵互有牵系。此幅著作的可贵之处在于集合了徐悲鸿一生中画马的姿势,饮水马、回忆马、立马、奔马,一应俱全,难能可贵。  徐悲鸿画的奔马很有特色,他一般运用饱酣豪放的墨色勾勒头、颈、胸、腿等大转折部位,并以干笔扫出总毛尾,使浓淡干湿的改变浑然天成。马腿的直线细劲有力,有如钢刀,力透纸背,而腹部、臀部及鬃尾的弧线很有弹性,富于动感。全体上看,画面前大后小,透视感较强,前伸的双腿和马头有很强的冲击力,好像要突破画面。在徐悲鸿的笔下,快马昂首天外,奔蹄如飞,神采飞扬,这些昂首阔步的快马往往是拍卖商场中藏家的独爱。在2012年上海荣宝斋的拍卖会上,徐悲鸿在1943年创造的《奔马》评价600万至800 万元,成交价高达2300万元。画中马匹四肢腾空,轻轻回忆,马鬃在风中飞扬,马尾在风中飘散,将奔马斗志昂扬的神态表达得舒畅淋漓。这匹快马没有马鞍,没有缰绳,在广大的原野上狂奔,尽管瘦弱却神骏气昂,发奋感人。画面简淡、高逸,用笔凶横、凝重,穷紫舒畅,间参西法,均为徐悲鸿先生独到之处。这件著作不仅从外形刻画出奔马的神骏和壮美,更重要的是从内涵的精力层面体现出了奔马的横冲直撞、坚毅、灵敏等性格特征,可以说是徐氏奔马的得意之作。  王子贤水墨写意画马, 是徐悲鸿先生画马的传承,他画马注重于马的形状、神态、动态、神态的掌握与描绘,并经过翰墨的组合,线条的嫁接,构图的完美体现出来,构成完美的艺术品。著作屡次参与全国大展,在第十三届世界工艺品书画买卖会上国画“八骏雄风”被国家博物馆保藏,国画《雄风》荣获金奖,巨幅国画《八骏图》等多幅国画被马文明博物馆保藏。屡次遭到徐悲鸿纪念馆馆长,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亲热招待。著作被多家媒体报道,中央电视台誉称:“王子贤画马有徐悲鸿风格,徐悲鸿后继有人”。  (金一百艺术品)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